三八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仙医 >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他就是剑!
    扑通!

    当懒惰抽出鞭索,色·欲的尸首应声倒地,眼睛里浓郁的不甘和恐惧,如同人生当中看到的第一部恐怖片,刺激着周围杀手的心脏。

    “从现在起,你就是新的色·欲!”

    懒惰的目光在众杀手之中掠过,最终停在一人身上,“带领他们杀出去!”

    “是!”

    那女杀手原本也为色·欲的死大受震撼,但懒惰丢给她这样一块大馅饼,立刻就让她冷静下来。

    一个箭步上前,从色·欲的怀中找到那把血蔷薇,她傲娇的挥振手臂:“所有色·欲分部,跟我上!”

    沸腾的杀机骤然在黑羽林之中漫步。

    众人都把色·欲的死抛诸脑后,唯独傲慢还不能释怀,他解下兜帽长袍,把色·欲的尸首裹住,又找出一根绳索,生生绑在了自己背上。

    “师妹,这一战结束,我带你离开黑羽林!”

    暗暗起誓一句,傲慢亦是拔出了他的兵器。

    一柄造型奇特的黑色长锏。

    这种兵刃往往沉重不堪,非天生神力不能驱使,傲慢手中的黑锏,由特殊材质铸造,光是重量就超越了上百公斤,状如竹根,锏端无节,看似朴实,却暗藏巨大杀机。

    “杀!”

    怒啸一声,傲慢一锏就抽在了三名武协弟子的身上。

    那三人的修为皆在三品左右,放在哪座势力,都能称为核心,可他们面对这一锏,竟连半点支撑的机会都没有,身体一挺,就这样崩飞出去。

    等三人落地,胸腔皆深深塌陷,殷红的鲜血渗出衣服,骇人至极。

    “好厉害的家伙!”

    “不要和他的锏正面对抗,除非你的力量比他更强!”

    “想办法围杀他,用组合功法!”

    众武协弟子不敢再冒进,只能一边游走纠缠,一边等待拥有组合功法的弟子进行冲杀。

    然而,并非所有的组合功法都有着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这些武协弟子平日里又有诸多事务处理,默契不在,其杀伤力自然就大打折扣。

    几次交手,非但没能给傲慢制造压力,反而折了七八名武协弟子。

    一时间,这小片战场竟是陷入了僵局。

    林秀儿正在不远处,刚刚手刃掉三名色·欲分部的杀手,听见武协弟子的呼喊,当即握紧剑柄,就要转移战场。

    但下一刻,有人按住了她的肩膀。

    “秀儿嫂子,我去。”

    是叶小器。

    不等林秀儿有所回应,他便闪身而去。

    那背影,竟与唐锐有几分重合。

    不止林秀儿怔了下,就连战场外,注视这一切的朱仙他们,都流露惊讶之色。

    “这叶家家主,将来大有可为啊!”

    鲜少称赞别人的安如是,都给出极高的评价,只是末尾她又跟了一句,“唯一让人不适的,就是他太像那个家伙了!”

    朱仙呵呵一笑:“像小锐没什么不好的吧?”

    “切,我不跟你多说!”

    安如是用望远镜在战场扫视一阵,“说起唐锐,他现在人呢,不是说他亲自把这四支分部带过来的吗?”

    其他几人也发现了这一点,但不知为何,他们并没有半点担心的情绪。

    甚至,他们开始替死亡谷中的其他势力担心起来。

    “总感觉这小子又去祸祸别人了啊。”

    陈玄南感叹一声,其他人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唯独楚观音面容静默,所有注意力都投注在战场之中。

    陈玄南猜到了什么:“御九擎并不在其中吗?”

    “不在。”

    楚观音摇摇头,“不止是他,追随他的四名影卫也不在。”

    事实上,楚观音不说,陈玄南他们也能有所察觉。

    目前的战场形势相对僵持,甚至,武协弟子隐隐占优,而倘若御九擎也在其中,必然不是这番景象。

    “这么说的话,他们还在死亡谷某处,寻找着昆仑驿的下落,更有可能……”

    唐无忌面容微变,“他们已经派来了昆仑驿,这次黑羽林四部,不是被吸引过来,而是故意上钩,拖延我们?!”

    “可能性不大。”

    陈玄南摇摇头,“看这些黑羽林杀手的状态,显然对我们的伏击始料未及,但御九擎不在此处,的确让人无法安心。”

    “你们说,小锐也不在这里,会不会是去寻找御九擎的下落了?”

    这时,安如是突然问道。

    几个人都不约而同亮起眼眸。

    “别说,还真有这么几分可能。”

    朱仙点点头,同时抖出一把朱色长剑,“既如此,我们也别在这里看戏了,抓紧结束战斗,好为最后的决战做准备吧!”

    陈玄南也按住了他的一对修罗刀,但他正要有所动作,便感到两股强盛气息从身后出现。

    “巅峰的懒惰交给我们,陈战王,你与楚总会长再等一等。”

    绯心流火与尹无相同时出现,同样是巅峰强者的他们,自然有资格成为懒惰的对手。

    而他们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谁也不知道御九擎的力量有多强大,更遑论在御九擎的身边,很可能还聚集着凤凰会这样的世界级势力!

    安排给御九擎的对手,必须是他们当中,最强大的几位存在。

    陈玄南,楚观音,以及深入敌营的少年巅峰,唐锐!

    “好吧,拜托了。”

    陈玄南没有推辞,萦绕在修罗刀上的杀机又黯淡下来。

    一旁,楚观音也阖上双目,静养心神。

    而这时候,叶小器已经与傲慢正面交锋,只是,他的修为仍停在二品,与一品的傲慢为敌,始终吃力了些。

    砰!

    一记黑锏荡来,叶小器身形暴退,手中长剑剧颤不已,几乎要持握不住。

    “小子,连剑都拿不稳,你还怎么杀我?”

    傲慢眉眼一挑,冷笑连连。

    下一秒,更加生猛的锏击轰砸上来,仅仅是被这把黑锏压缩的空气,都变得格外沉重,仿佛一座巍峨的小山,倾倒在叶小器的身上。

    轰!

    面对这致命一击,叶小器没有丝毫退却,倾尽真气,将剑锋逆斩,正面迎击。

    像是凭空惊起了一场爆炸,耀眼的剑光让周围的黑羽林杀手和武协弟子都禁闭双目,哪怕是傲慢,都本能的眯起了眼睛。

    但叶小器没有。

    他任由剑光刺的双目暴盲,也义无反顾,冲刺而上。

    那把长剑已经被黑锏击碎,但此刻的他,比剑锋还要更加锋利。

    他为承影剑做了十几年的守剑人,早就受剑气熏染。

    他就是剑,剑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