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DARK时空 > 第1444章 拖死
    “嗖!”

    这些怪物后来居上,反而成为了第一批进入隧道的。

    鼻子疯狂地嗅了嗅,然后大多数怪物都是朝着那位活着的囚犯追去。

    只有一只怪物,犹豫了一下,竟是翻越了护栏,朝着另一侧的隧道寻了过去。

    它的嗅觉很是灵敏,已经察觉到了另一侧的护栏有着淡淡地血腥味。

    而且这淡淡的血腥味绝对不是之前死去的人类逸散到空气中的,而是……来自隧道深处!

    或者说,有人类从这里逃窜了!

    它谁都没有告诉,身形一闪,自己追了上去。

    可以看见的是,这只怪物的速度极快,比之前那些怪物的速度都要快上数倍!

    没错,数倍!

    “嗖……”

    李涣等人没有了那位囚犯拖后腿,速度不降反升。

    至于花妓,这个女人的潜力很大,成为职业者之后,提升的还有潜力!

    她疯狂地压榨自己的潜力,极限已经在这短短的一天内,或者说半天内,突破了两次!

    她还在坚持!

    速度极快!

    即便是比之魔剑士,也是慢不了太多。

    所以,众人的速度很快。

    “啊……”

    就在他们继续狂奔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道凄厉的惨叫声,惨叫声很大,但是传到他们这边的时候,却是很小。

    众人听到之后,面色如常,显然,对于那位囚犯的被杀,早已经料到,没有任何的意外。

    接下来,他们只希望没有怪物注意到他们,让他们安全逃离这里。

    否则的话,接下来他们,恐怕还要有人留在这里!

    “嘭!”

    然而就在此时,轻微的声音响起。

    花妓和魔剑士神情再变,赶忙回头看了一眼,还有雪儿,同样回头看了一眼。

    然后,他们看到了一只触手怪!

    这只触手怪很是恶心,浑身上下长满了触手,仿佛-鱼一般,但是比-鱼要难看很多,触手也要比-鱼多很多条。

    而且,仔细望去,会发现触手怪身上的这些触手,不少都是偏细的,甚至有细如香蕉的,还有茄子等等。

    之所以这般说,是因为触手怪的其中一个特性:好色!

    至于这些触手的作用……

    这里就不介绍太多了!

    总之,看到触手怪的时候,男女都是色变。

    不由得,魔剑士和花妓都会速度加快了半分。

    即便是花妓,这个职业者喜欢被练,也是无法忍受这么恶心的触手怪。

    所以,花妓也是畏惧这么恶心的家伙。

    另外,这只触手怪的实力看起来很强,单单从对方的触手数量就能够看出来。

    还有,这只触手怪展露出来的速度,和李涣都是相差无几了!

    “你们先逃,前方不远处还有地铁站,你们小心经过,不要引起太多的丧尸甚至是怪物注意。”

    李涣说完,已经将雪儿放下,然后说道:“至于我,来解决这只触手怪。”

    “我们……”

    花妓想要说,需不需要帮忙。

    但是李涣却是直接摆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不需要,你们先行离开,我随后赶来,这样才能节省时间。”

    李涣不想浪费时间,看到花妓想要说话,当即摆了摆手,说道:“你们留下来,只不过是累赘而已。”

    “耽误时间彼此时间。”

    现在时间就是生命,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

    “是!”

    所以,本就不打算留下来帮忙,只是想要客套一下的花妓,没有任何犹豫地当即点头,然后第一个迈步离开。

    第二个迈步离开的并不是魔剑士,而是雪儿!

    她已经觉醒完毕,至于什么职业,没有人知道,只有雪儿自己知道。

    魔剑士总感觉雪儿有些怪怪的,不过也没有太多心思放在她身上,随即也是离开。

    魔剑士不愧是早已经觉醒的职业者,速度是三人当中最快的。

    雪儿的速度虽然比之前快了很多,但是仍旧比不过花妓,所以她仍旧在队伍的最后方。

    好在,后方并没有丧尸和怪物,速度慢一些,也是安全的。

    很快,三人便是来到了下一个地铁站。

    此时,魔剑士的体力也是消耗甚巨,花妓更是随时有可能瘫软在地,倒是雪儿的状态好一些。

    毕竟,之前一直都是李涣在抱着她,没有走路,也没有战斗,另外,她也是觉醒了职业,体力消耗并不大,反而增加了很多。

    见状,魔剑士和花妓也都是注意到了这一点,颇为奇怪。

    虽然雪儿之前没有走路,也没有战斗,但是刚刚的狂奔,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体力也是消耗不少吧?

    不过,两人并没有考虑太多,他们接下来要去想,怎么经过眼前这个站台?

    他们已经发现,在等待地铁的大厅内,有着一百余只丧尸!

    倒是没有发现怪物!

    深吸一口气,魔剑士率先开口说道:“弯着腰,不要露头,也不要发出声音,慢点经过!”

    闻言,花妓和雪儿都是点了点头,同意魔剑士所说。

    他们在隧道之中,如果没有大的动静吸引外面那些怪物和丧尸,安全通过并不难。

    那么,接下来,他们只需要不断重复这个步骤即可。

    到时候,伴随着不断远离城市,他们遇到的丧尸和怪物数量越来越少,活命的机会也就会越来越大。

    既然有机会不战斗就能够活着出去,没有人不愿意。

    刚刚的战斗,已经给众人留下了太深的阴影。

    接连死伤数人,转瞬间,一起出来的人,一半都是死在了逃亡的路上,下一个死去的人是谁?

    魔剑士和花妓不希望是自己,那么,雪儿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不过,无论是魔剑士还是花妓,并不希望雪儿发出动静来,到时候,一旦有怪物冲过来,雪儿必死,那么下一个呢?

    如果一直有一个人作为肉垫,心里总是放心一些,不是吗?

    至于雪儿母亲刚刚为众人争取时间的事情,没有人会真正在意,更不会有人去感激的。

    死亡的威胁下,一切免谈,实力说话。

    花妓的注意力完全在走路之上,弯着腰,丝毫不觉得累。

    然而,她还是太倒霉了。

    一只丧尸,在楼梯处徘徊,扭头过来的时候,刚巧因为在高处,能够看到更多的空间,而发现了花妓的半截头部。

    这只丧尸一时间并未反应过来,不知道那是什么,还观察了一下。

    “吼!”

    然后,一道兴奋的嘶吼声响起。

    再然后,这一片的丧尸都是沸腾了,疯狂地调转头颅,然后撞向护栏。

    再结实的护栏,也根本支撑不了这么多丧尸的同时撞击。

    要知道,丧尸的力量要超出普通人很多。

    “快逃!”

    魔剑士第一个察觉到不对劲,瞬间低喝出声,陡然间加快了速度,再也没有去隐藏自己的身影。

    花妓的动作几乎不慢于魔剑士。

    两人一前一后,速度很快。

    “嘭!”

    而当两人刚刚跑过这个站点时,护栏终于是被撞翻,然后怪物和丧尸,纷纷追向魔剑士和花妓。

    “嗯?”

    两人又是狂奔数百米,一些丧尸追之不上,但是怪物却无法第一时间甩开。

    正当此时,两人突然间想到了什么:雪儿呢?

    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听到雪儿的惨叫声才对啊!

    而且,他们也没有看到雪儿跑到前面自己前面去,怎么回事?

    于是,两人回过头去。

    然而,哪里有雪儿的身影?

    “怎么回事?”

    两人互望一眼,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疑惑之色。

    但是,一直跑下去,两人早晚会被追上!

    如果是巅峰状态,两人倒是不怕,还能继续坚持,但是现在……已经接连狂奔了这么久,还战斗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还有太多的体力?

    突破身体极限的事情,虽然并不罕见,但也不是所有情况下,任何人都能够做到的。

    比如说现在,魔剑士还好一些,花妓已经再次达到了身体极限,浑身已经被鲜血和汗液充斥着,如果不是汗液不断刺激着伤口处,她恐怕早已经倒下了。

    如果不是极强的求生欲刺激着,她恐怕也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总之,她坚持到了现在。

    不过,也再次到了极限!

    现在,她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机能明显下降严重。

    她的速度,无论怎么爆发,怎么竭尽全力,都是远不如之前,还在慢慢下降!

    继续下去,用不了半分钟,她就会被后面的怪物追上。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她几乎是在惯性奔跑!

    稍微脚下绊一下,恐怕她都踉跄着会跌倒在地!

    甚至前面的隧道如果出现幅度比较大的转弯,她恐怕也无法再保持现在的速度。

    “对了,自己这般情况,魔剑士也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吧?”

    花妓突然想到了什么,双眼散发着阴冷的光芒。

    魔剑士的状态同样不好,但是总比自己要强一些!

    如果魔剑士留下,必然能够和那些怪物战斗一会儿,毕竟魔剑士的体力还是有一些的,而且觉醒的职业更适合战斗。

    至于自己,觉醒的职业除了让男人更爽之外,在这方面的战斗上,弱的一匹。

    真正拼命的时候,还是要靠李涣和魔剑士这样的真男人!

    花妓需要继续狗,活下去,然后巴结更强大的男人!

    这样,她的才能够有更好的出路,变得更强大。

    但是现在……

    只能拼一拼了!

    花妓将自己手中的匕首,对准了魔剑士的后背。

    魔剑士不会等花妓,所以奔跑的过程中,一直都是在拉开两人的距离。

    从刚开始不到一米的距离,到现在近十米的距离。

    事实上,魔剑士的速度还可以再快一些。

    毕竟,他的背后有着花妓这个肉垫,他感受到的死亡危机,并不是最强烈的。

    那么,人类在有缓冲的时候,总会稍稍放松一下,总会不完全压榨自己的潜力。

    这就是人类。

    当然,这也是花妓的机会!

    如果距离太远,她根本无法伤到魔剑士,又怎么让魔剑士的速度骤降?

    为自己抵挡身后的怪物?

    至于魔剑士受创之后,自己怎么避开魔剑士的进攻,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即便是死,也要拉上魔剑士!

    这个男人,当初可是欺辱了她很多次。

    所有碰过自己的男人,都要死!

    如果能够避开魔剑士的进攻,那是最好的,她还能多活一会儿。

    如果避不开,那就一起死好了!

    这般想着,花妓猛地投掷而出手中的匕首。

    这一下,几乎耗尽了她的体力,使得她的身体一个踉跄,差一点点就跌倒在地。

    好在,她提前有了准备,没有真的跌倒在地。

    要不然,她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惨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