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春回大明朝 > 第二五零章 资本家无国界
    “居然还可以这样?”

    杨大帅对这个消息很震惊……

    “命令杜松,立刻抄王见宾九族,告诉他,抄的银子归他,我只要王见宾九族。”

    他立刻说道。

    身旁等候命令的参谋立刻去传令。

    不过这应该用处不大,王见宾是济南人,而杜松目前驻军胶州,那里是目前山东主要贸易港,这个家伙带着三千骑兵驻扎那里,打着朝廷还没有允许山东开关,这些贸易都是走私,他要为国执法的旗号,逼着胶州的进出口商人都给他交保护费,颇有点民国军阀大帅风格。

    不过山东士绅也无可奈何。

    一则需要安抚他们这些骄兵悍将,二则也真的需要他们。

    倭人不是没袭扰山东,实际上不久前就有朝鲜的倭国水军战舰,乘着东北风到达登州试图抢掠。

    但是……

    刚登岸就被驻扎登州的三千边镇骑兵给赶回去了,他们给朝廷上奏的是杀敌五千。

    当然,实际献上首级五百。

    在山东自己的团练堪用之前,杜松这些骑兵是真有用。

    不过杜松从胶州赶到济南去抄家过程中,王见宾家族肯定要藏起来,最多到时候邢玠给他些好处,说到底王见宾家族也没多少银子,而老王现在算是为整个北方尤其是山东士绅献身了,后者凑点银子保住他九族是必须的。如果后者不保护他的九族,那老王一怒之下干脆来找杨大帅,把李汶,邢玠这些肯定的幕后主谋全拖下水。

    都是聪明人,都有数。

    而这对杨丰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如果杜松抓不到王见宾九族,那就正好换杨大帅亲自带兵去抓捕。

    但他要带兵进山东,那可就不仅仅是抓捕王见宾家族了。

    不过这应该在山东士绅预料之中,他们既然敢公开让王见宾以这种方式带兵出现在南方,那就是要真刀真枪和杨丰较量一下的,邢玠可是老狐狸,他不至于连这点都想不到。

    说到底就是北方士绅对南方士绅有点失望。

    他们害怕南方士绅顶不住,不能把杨丰始终拖在南方,所以需要提供必要的帮助。

    所以……

    “再传令朱文达和戚金,让他们准备好交战,江北各地民兵备战。”

    他紧接着说道。

    后面另一名参谋也赶紧离开去传达命令。

    “先发制人啊,这些老家伙也开始聪明了,但是哪儿呢?”

    杨大帅对着他面前的地图说道。

    “大帅,外面有个叫程凝之的人求见。”

    杨虎进来报告。

    “哈,这么快就来了?”

    杨丰笑着说道。

    紧接着一个穿着普通的中年人被带进来……

    “你不说家财万贯,百万贯也是有的,怎么穿的还不如你家仆人?”

    杨大帅高踞在舒尔哈齐进献的棕熊皮宝座上,就跟个座山雕般阴森森的看着躬身行礼的后者。

    “回开原伯,小人就是万贯都没有,就是赚个辛苦钱的穷商人,这穿衣上能省则省。”

    后者陪着笑脸说道。

    这是扬州盐商祭酒,而且身兼徽晋两家,因为他老丈人是大同盐商,徽商已经拼凑三百多万两给杨丰,以此换取红巾军止步丛山关,同样徽州士绅也驱逐弘光朝知府和各地知县。因为这是目前为止,第一个还没等红巾军上门,就主动驱逐弘光朝官员反正的,所以皇帝陛下下旨免徽州十年田赋,而之前他已经下旨免丁银和徭役折银,所以事实上就等于徽州农民十年不用交任何税了。

    一时间徽州咸歌盛世。

    而且皇帝陛下还重新任命了知府和知县,都是南京吏部从那些随驾文臣里面挑选的。

    然后徽州士绅再次齐颂圣主明君。

    并恢复使用万历年号。

    “说吧,来干什么?”

    杨丰说道。

    虽然徽州士绅恢复万历年号,但扬州的徽商可没有。

    不过他们不是官员,除非头上还有功名的,否则就是平民,平民是可以自由通行的,不用担心附逆的罪名。

    实际上南京也需要盐商。

    目前杨丰的控制区又不产盐,这里的盐也需要盐商运来。

    所以这一年来,这些商人都很快乐,各地原本的禁制都在解除,虽然针对商人的税收都在增加,但相比起贸易的自由,这点付出还是可以接受的,实际上这些商人不怕交税,虽然他们也总是想方设法不交税,但相比起这个,还是官府对商业的那些乱七八糟限制更让他们无法忍受。

    没人喜欢身上捆着绳索过日子。

    再说除了杨丰这边,他们在其他地方一样有的是办法不交税,而杨丰这里虽然需要交税,但官府却更加清廉。

    他们的隐形成本降低了。

    总之相比起土地士绅对杨丰的切齿仇恨,工商业士绅正在对他爱恨纠缠起来。

    包括苏松士绅。

    至少占士绅绝大多数的中下层,对他真的已经爱恨纠缠起来,苏松是土地兼并最严重的,田产多数都在那些超级大地主手中,几十万亩的大有人在,但中下层更多依赖工商业,而且他们对超级大地主们的行业垄断也很不满。

    尤其是像徐阶家族这种坐拥数十万亩土地提供原料,还靠着官身使用奴隶当工人的,对中小纺织业主也是严重侵害。

    “开原伯,小人是来向开原伯禀报一件事的。”

    程凝之小心翼翼的说道。

    “说下去,我就喜欢你们这种懂事的。”

    “呃,谢开原伯赐赞,小人对陛下和开原伯一片忠心,小人是经营盐业,手下有僮仆在淮安,近日淮安巡抚徐成位,正在集结重兵向西,包括毕懋康的淮扬军也已经转向凤阳。小人花了一大笔银子,才从陈荐的亲信那里得到消息,他们应该是准备与刚刚赶到的王见宾一起,从合肥向南进攻。”

    程凝之说道。

    杨大帅立刻笑了……

    这就对了。

    王见宾南下的目的,就是鼓舞起弘光朝的斗志,然后和他们一起对他发起一场先发制人式的打击,避免他在冬天完成改革,就像面对渡河的敌人,击其半济,他们也知道他完成这近千万人口改革的后果。

    至于淮扬盐商告密……

    他们肯定要告密。

    扬州首当其冲。

    一旦打起来,杨丰肯定要对扬州下手,不在这时候赶紧告密,然后换取杨丰的好感,难道等他打下扬州,挨个拎出来放血吗?

    如果他到时候打不下扬州……

    那就把程凝之扔出来当替死鬼呗!

    “那我也告诉你一件事情。”

    杨丰笑着说道。

    “呃,开原伯请示下。”

    程凝之意外的说道。

    “我准备打下淮扬之后,在淮扬恢复太祖开中旧制,由你们负责向京城运输粮食,然后在京城换取盐引。”

    杨丰一脸真诚的说道。

    程凝之瞬间傻眼了,紧接着他哭嚎一声,一下子扑到杨丰脚下。

    “开原伯,您不能这样,开原伯,您就给小的们一条生路吧,开原伯,您要银子好说,您说个数,小的回去给您凑,您不能这样啊,您要是恢复开中旧制小的们就没活路了。”

    他趴在那里嚎叫着。

    而且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叫,看得出是真心的。

    杨丰随即一脚把他踢翻……

    “我要怎样难道还得听你们的?原本我可以哄着你们,但本帅光明磊落,有什么都明明白白,别以为我不明白你们心思,今日我也明明白白告诉你们,太祖开中旧制恢复势在必行,本帅已经在长芦盐区恢复开中,待拿下淮扬,也一样要恢复开中,你们没有生路?你们有生路时候就一席百羊了,可你们一席百羊时候边镇将士就没饭吃了。”

    他喝道。

    程凝之突然一脸决然的抹了把眼泪……

    “开原伯,开中就开中吧,小的们认了!”

    他说道。

    “呃?”

    反而轮到杨丰愕然了。

    “大帅,您要开中小的们不敢妄言,但既然您要恢复太祖旧制,就得一碗水端平,不能光恢复开中,太祖开中时候别的盐业规矩也得严肃起来。”

    程凝之说道。

    他们还能怎样,既然反抗不了,就默默承受呗!

    事实上他们早有心理准备,因为长芦盐区早就恢复开中,不过长芦盐主要销售京城,宣府,这些距离近,而且顺天,永平两府,都组织民兵重新修缮了原有的道路系统,所以盐商们的感觉还能承受,不过已经有盐商开始在宣大等地重新恢复商屯了。

    因为新开荒地永不起科,他们的商屯不需要交税,所以在养活垦荒雇工的情况下仍然有余粮给他们换取盐引。

    这样就不用长途运输了。

    而雇工的牲畜,农具,甚至穿衣等都是他们提供。

    这是朱元璋时候的标准做法,只不过后来开中制崩溃,边镇商屯全都废弃了而已。

    “那是自然,本帅还不至于让你们活不下去,本帅也不会让你们把粮食直接运到大同去换盐引,你们运到京城就可以了。”

    杨丰满意的说道。

    这样徽商们会自己想办法恢复海运粮食的,毕竟这样成本最低。

    至于徽州山民会不会航海的问题……

    程祭酒的老乡汪直表示,需要的时候他们什么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