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猎天争锋 > 第979章 直面六阶之威
    随着唐瑜玉指连弹,娄辙与戴忆空二人均在水灵光雾之下灰飞烟灭。

    望着黄宇消失的位置,唐瑜真人稍加思忖,凌空朝着本源圣器以及洞天界碑一点,这两尊圣器便各自回归到了原本的位置所在,而后身形一晃却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天湖洞天之中,当唐瑜真人再次出现的时候,却已经来到了撑天玉柱原本所在的水域附近。

    然而刚刚出现在湖面之上的唐瑜真人却是面带诧异的感知着身周的虚空,不由的怒极而笑道:“洞天之力?有意思!居然能够连本真人都拦截下来!”

    唐瑜真人在洞天秘境之中穿梭,原本是直接冲着撑天玉柱所在的方位而来的。

    然而当她的身形在虚空之中穿梭之际,却突然受到了一股洞天之力的干扰。

    饶是唐瑜真人乃是六阶真人,居然也无法在维持穿梭过程当中身周空间的稳定,不得不中断了穿梭,在距离撑天玉柱的真正位置尚有十余里的时候现身而出。

    然而此时的商夏借助撑天玉柱所能够调用的洞天之力,能够做到的也就仅仅如此了。

    只见唐瑜真人一步踏出,身形便已经侵入商夏借助洞天之力所能够掌控的范围之内。

    借助洞天之力的五行本源顿时在唐瑜真人的身周演化出一道道闪烁着五行五色本源的大磨,以五行本源铸就的磨盘艰难的交错运转,试图磨灭唐瑜真人身周所笼罩的天地之力。

    唐瑜真人身周的虚空不断的变幻、扭曲、龟裂、破碎、湮灭,然而当她停下身形之际,却突然发现刚刚她那一步所前进的距离居然仅仅百丈有余!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那个隐藏在暗处,极有可能已经将三大圣器中的撑天玉柱炼化认主的老鼠,居然已经真正拥有了干涉,乃至于与六阶真人对抗的手段!

    此人究竟是谁?

    唐瑜真人心中虽有恼怒,但好奇的心思在此刻反而更加占据了上风。

    她可以笃定此人决然不可能是岳独天湖的弟子,以此人目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他或者她的修为至少也当在五重天大成之上。

    如若岳独天湖还存在这般修为的武者,在封山这几年当中,恐怕此人早就已经尝试借助宗门先祖们的遗泽冲击六重天了,又何必等到现如今这般山穷水尽的境地?

    那么想来也决然不可能是浮空山的人了。

    拥有这般底蕴积累的五重天高手,即便是在浮空山这般洞天圣宗也是难得一见,纵使崇山真人舍得将此人当成弃子,恐怕崇虚真人也不会答应!

    如此一来,此人的身份可就很是蹊跷了!

    难不成此番除去浮空山的人之外,尚有其他势力的棋子也跟着潜了进来?

    锦绣天宫?

    似乎可能性不大,在这个时候也没有理由这么做!

    想到这里,唐瑜真人反倒不急着破去此人的阻碍了,而是伸手从身周弥漫的水灵光雾当中摘取了一颗露珠,朝着虚空当中一弹而没。

    片刻之后,一道身形出现在天湖洞天当中,并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唐瑜真人的面前。

    “拜见唐真人!”

    费股不敢直视唐瑜真人真身,垂下的目光朝着眼前的真人深深作揖。

    唐瑜真人淡声道:“不必多礼!我且问你,此番潜入山门的浮空山一行武者共有几人,分别是谁?当中可还曾发现有其他陌生武者潜伏?”

    费股有些愕然的抬了抬目光,然而弥漫的水灵光雾瞬间便要化作寒意侵入他的双眸之中,吓得费股连忙将头压得更低了:“属下等一行六人闯入山门,分别是娄轶、娄辙、单云朝、黄宇、属下自己,还有一位黄宇从星原城找来的破阵大师商见奇,此外还有一位浮空山早年潜伏下来的内应,除此之外,属下并未发现其他人等。”

    “破阵大师?”

    唐瑜很快便将费股所说之人分别对号入座,最后便只剩下这位星原城来的“破阵大师”不曾见过,于是问道:“此人破阵手段如何?”

    费股想了想,道:“神乎其技!娄轶和娄辙的身上应当有着崇山真人留给他们用来破阵的手段,然而因为这个商见奇,二人身上的手段几乎无所动用。”

    “哦?”

    唐瑜闻言目光一亮,点了点头道:“此中已然无事,你可自行决定去留,是返回锦绣天宫,还是留下来在本真人手下做一任长老?”

    费股闻言顿时面露挣扎之色,但最终仿佛下定决心一般,神情顿时一正,道:“回禀真人,在下若供真人驱策!”

    “为何?”

    唐瑜真人面露异色问道。

    费股想了想,不敢有丝毫隐瞒道:“在下虽出自锦绣天宫,然则天宫传承多利于女子,在下纵使立下大功,却也未必能得天宫全力扶持。相反,真人入主岳独天湖,而今正是大展宏图之际,在下自然愿附骥尾,况且岳独天湖的传承并无男女之分。”

    唐瑜真人闻言顿时发出一声脆笑,道:“好好好,既然你愿意留下,那便专心为本真人做事即可,本真人自然也不会亏待于你。至于锦绣天宫那里,由本真人向苏师姐那里讨一个人情,想来苏师姐也不至于不愿割爱!”

    费股闻言顿时心中一喜,面上浮现感激之色,道:“多谢真人,还是真人想得周到!”

    唐瑜真人“嗯”了一声,伸手一拂,一枚铜环便飞向了费股,道:“这枚锢虚环想来你并不陌生,此物现在归你了,且去洞天之外为本真人将其余武者安抚下来,待本真人了却洞天中一应杂事之后,再与岳独天湖宗门上下细细分说清楚。”

    费股双手捧着原本属于娄轶的那枚铜环,他曾亲眼见识过此铜环的威力,心中自然欢喜,大声道:“唐真人,不对,唐祖师放心,弟子定当竭尽全力!”

    唐瑜真人“咯咯”一笑,挥了挥手令费股先行离开。

    当她的目光再回望过来的时候,仿佛已经隔着十余里的距离,与此时身处天湖水底的商夏的视线产生了接触。

    “来自星原城的破阵大师商见奇商先生,可否现身与本真人一见?”

    唐瑜真人的声音隔着十余里的距离,清晰的出现在了商夏的耳边。

    商夏甩了甩头,神意感知谨守神魂意志,双目之中闪过一丝忌惮,但随即心中却不免恼怒。

    这位唐瑜真人哪里是真想要与他见上一面,此人的声音当中另具手段,居然能够直接影响到武者的神魂意志。一旦商夏顺从其意,又或者开口回应,便极有可能会被此人进一步所趁。

    好在商夏自身神意感知极强,武道意志又极为坚定,脑海当中又有四方碑这等异物坐镇,这才在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不妥,没有对此人的询问做出任何的回应。

    当然,仅仅只是指口头上的回应!

    心中恼恨对方手段阴暗的商夏,直接将已经完全炼化之后,大小可以随心而定的撑天玉柱握在手中,朝着十余里之外湖面上的唐瑜真人凌空一挥。

    湖面上空顿时便有大量的洞天之力汇聚,便在瞬息之间凝聚浓缩,化作一根巨大的灵光石柱,朝着唐瑜真人的头顶砸落下来。

    唐瑜真人见状顿时柳眉倒竖,大骂道:“竖子,安敢如此!”

    只见这位真人甩手将身周萦绕的水灵光雾拂去一团,洞天上空顿时有虚空门户开启,一片瀑布犹如天河垂落,直接将那以洞天之力凝聚而成的石柱冲刷至虚无。

    “敬酒不吃吃罚酒!”

    唐瑜真人再次抬步向前迈出。

    然而便在这一瞬间,虚空再次扭曲,一尊完全由虚实两道五行罡气铸就的阴阳大磨在交错转动,不断的磨灭着唐瑜真人身周的虚空,磨灭着她身周弥漫的水灵光雾,同时也磨灭着阴阳大磨自身,而且磨灭的速度更快!

    随着唐瑜真人这一步落下,她的身形这一次朝着商夏所在的方位再次前进了两百丈,较之第一次前进的距离一举提升了一倍!

    然则只有唐瑜真人自己知晓,她这一步所造成的损耗可不止倍增,而是一下子翻了两番!

    这意味着那个藏身于天湖水底,且大概率已经炼化了撑天玉柱的“破阵大师”商见奇,不仅仅只是拥有了干扰和抵抗六阶真人的力量,而是他真切的掌握了与六阶真人对抗和争锋,乃至于伤害到六阶真人的力量!

    唐瑜真人身周弥漫的水灵光雾被少量湮灭便是明证,那可是独属于唐真人自己的虚境本源!

    “你究竟是谁?”

    唐瑜真人并不相信什么商见奇,更不相信随便在星原城就能找来一位能够在五重天便具备与六阶真人对抗的“破阵大师”,她更相信此人定然另具身份背景,且此番前来目的叵测!

    天湖水底,商夏手持圣器石棍谨守神魂意志,对于唐瑜真人的声音置若罔闻,而是全力驾驭“五行绝灭阴阳环”,隔着数里的距离不断的抗拒着唐瑜真人的接近。

    黄宇的成功离开,已经让商夏笃信手中“挪移符”定然能够让他在六阶真人的眼皮子底下逃出生天。

    既然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商夏自然不愿放过眼下这等能够与六阶真人正面交锋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是商夏在领悟五行境武道神通,进阶五重天大圆满以来,面对对手的时候第三次全力出手争锋!

    第一次是在灵丰界天幕之上,商夏与寇冲雪试招,商夏固然全力以赴,但实则二人却只过了一招。

    第二次则是在星驿广场之上远眺各方各界六阶真人之间切磋交流,商夏全程只能被动应对,勉力坚持到了最后。

    第三次便是现在,他终于可以全无保留且无所顾忌的与这位唐瑜真人大战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