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柯南之当我成为琴酒的弟弟 > 第二百六十六章、发现沼渊己一郎
    另一边,摩托车上。

    柯南抱着服部的腰,感受着迎面吹过来的风,脑海中还在不停地思考着刚刚的事情。

    ……

    就在刚才,离开冈崎澄江家后,他们就前往当时坂田警官的死亡地点寻找线索。

    虽然连续杀人事件的真相已经被他们找出,但坂田警官被狙杀的案件还没有任何进展,作为侦探的服部和柯南自然不可能会放任不管。

    来到案发现场,守在外面的警员看到了服部的身影,立刻招呼了一声,“服部老弟。”

    “哟,辛苦了。”服部摘下头盔,也朝着那名警员打了声招呼,回头将摩托车停好后,顺便将上面的柯南抱了下来。

    “…………”柯南被抱下来满脸怨念。

    “又来调查现场?”

    服部点点头,“啊,稍微有些在意,不会耽误太长时间的。”

    “没事,服部老弟每次帮我们解决案件,感谢你还来不及呢。”那警员笑了笑。

    “不过,这个孩子也是要带进去的吗?”警员看向服部身后的柯南。

    “对啊,这个小鬼说是有什么线索,所以才特意带他来确认。”服部揉了揉柯南的头。

    警员的表情有些犹豫,“好吧,但小朋友,千万不要乱碰里面的东西哦,一定要听大哥哥的话啊。”

    这话明显是对柯南说的。

    服部这个看热闹憋笑的人,也跟着掺和,“听没听到啊~柯南小朋友,一定要听服部哥哥的话哦!”

    “我知道啦!!”柯南十分不情愿地点了点头,等警员移开视线,绷起了脸。

    该死啊,谁是小朋友啊,谁要听服部这个家伙的话!!

    论推理能力的话,服部这个家伙明明是自己的手下败将!

    柯南黑着脸,碎碎念。

    ……

    警员最后嘱咐了一声,让出身后的道路,“行了,那你们进去吧,柯南小朋友一定不要乱动东西哦!”

    “多谢了!”

    服部呲牙一乐,说着,带着柯南越过了封锁线,走向坂田警官的车。

    周围也有其他警员,但看到了服部之后都没有出言阻拦,似乎对这个经常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侦探小子习以为常。

    柯南跟在服部的身后一边观察着现场,一边心生感叹。

    没想到这就进来了?他还以为要偷偷溜进去呢,变小之后,这种事情他可没少做。

    果然是大阪府警部长的儿子嘛……在大阪警察面前基本上都混了个脸熟,就连这样重要的案发现场都可以随便进去,没有人阻拦。

    ……啊,有些羡慕。

    柯南撇嘴。

    想起自己只要稍微靠近现场,就会被毛利大叔一拳暴击之后一脚踢出去的悲惨经历,柯南就欲哭无泪。

    明明都是高中生侦探,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案发现场,坂田警官的车依旧停在原地,就像他们之前离开一样没有改变,车内喷溅的血迹也早已干掉,留下一片片触目惊心的黑色印记。

    尸体什么的已经被警视厅的人带走了,但保不准这里还遗留着什么重要的证据。

    于是两人再次针对车内进行了仔细地调查,但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车里好像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了。”服部小心地关上车门,摘掉手套,叹了一口气。

    柯南也停止了动作,“要不要去附近的大楼看看,说不定狙击点会留下凶手的线索。”

    说着两人又来到了狙击点所在的大楼,这里也已经被警方找到,掉落弹壳的地方甚至还分别标记了出来,只不过弹壳已经被警方带走了。

    柯南看着空旷的天台上一览无余,似乎已经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果然是白来一趟吗……”

    他打了个哈欠,有些失望。

    这种直接狙击射杀的杀人方法看似简单粗暴,但实际上却是最难调查清楚的案件类型,毕竟它和那种花了呼哨的阴谋诡计相比,留下的证据太少了。

    “想要调查清楚的话,应该从坂田身边的人入手,看他有没有什么仇家或者得罪的人……但现在太晚了,调查的话要从明天开始。”

    服部没有过多停留,只是在天台上站了片刻就要离开,折腾了一天,他早就已经累了,现在正好结束一天的调查回去休息。

    柯南也向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可走到门前时,他突然停住脚步,抬头向上看,神情疑惑。

    天台大门,那个突出的平台上,他似乎看到了一角布料。

    是不小心被缠在那里的破布,还是……什么人?

    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但平台太高他根本爬不上去,柯南赶紧叫来服部,“先别走,上面好像有东西!”

    “什么?!”

    服部连忙跑过来,看着上面迎风摆动的衣角,眉头一皱。

    “我托你上去。”

    踩着服部的手,柯南用力一跳堪堪扒住了平台的边缘,费力爬了上去。

    他喘了口气,抬头便看到一道干瘦的人影歪倒在平台的顶端,刚刚自己看到迎风飘扬的布料,正是那个人身上的衣物。

    对方的手上铐着手铐,柯南眉头一皱,连忙赶上去,先探了探对方的脉搏。

    很微弱,但还没有死。

    他暂时松了一口气,幸好这一天内没有让他碰上第三起命案。

    不过……

    柯南看向趴伏在地上的男人,他的样子似乎有些奇怪。他尝试地伸出手轻轻触碰了一下,低头去看那个男人的脸。

    下一秒,瞳孔紧缩。

    ……

    “喂喂,什么情况啊。”

    “在下面喊你也不搭理我!”

    嘴里不停地在抱怨,服部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爬了上来,看到了平台上不知死活的男人,他神色一震下意识就要上前扶起。

    “千万别动!”

    “他的脖子已经承受不了二次伤害了!”

    柯南的话让服部一愣,发现了男人状态奇怪后,他连忙收回手,不用柯南多说立刻拿出电话,拨打报警电话,呼叫救护车。

    …………

    “可恶,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出了这么多棘手的案件!”

    服部用力地挥了一下拳,看着那个奄奄一息的人被救护车拉走,这才算是稍微放下心。

    柯南没有回答服部的话,从刚刚开始他就一直保持着凝重的表情,他反而问向服部道:“服部,你刚刚看到那个人的脸了吗?”

    因为那个人的脸是朝下的,被救护车拉走的时候也为了保护颈椎没有改变他的姿势,所以服部并没有看到他的脸。

    服部摇摇头,“怎么了,难道是你认识的人吗?”

    “不仅我认识,你也认识他。”柯南语气凝重。

    “是沼渊己一郎。”

    “沼渊己一郎?!!”服部一顿,瞪大眼睛。“怎么会是他?难道这几起案件都是……”

    “啊……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柯南点点头,黑框眼镜反射出一道白光。

    “这三起案件,绝对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